關於和解,每個家都有它自己的方式——《花甲大人轉男孩》(微劇透)


記得那天 太陽壓著平原
風慢慢吹 沒有人掉眼淚
一切好美 好到我可以不用說話
 
金色的側臉 踩著全白球鞋
風繼續吹 世界繼續作業
那麼確定 我知道那就是你
延續連續劇的故事,電影版做了更多的延伸。
連續劇結束後,花甲基本上還是花甲,這個鄭家大抵上也還是鄭家。
但在電影版裡,劇情的安排讓更多故事裡的人,(不得不)有機會正視自己。

那一天你走進了我的生命
謝謝你成為了我的幾分之幾
閉上眼睛也能看見你 晴朗的南方

我們多半都曾幻想,如果能回到過去,改寫故事,或許今天就會不一樣的。但不管是本片還是其他常見的穿越故事中,回到過去通常還是無法改變結果。該發生的就會發生,只是會拐個彎,用其他形式呈現,「當下」的結果往往是不可逆的。

就算犯錯 你拿歲月等我
就算停留 還有你和夜空
我算什麼 讓你無條件的為我

即便如此,跟花甲一樣,很多人一樣執著在過去。想著回到過去,想著早知道,想著那些在我們記憶中,毀了自己過去的他人,以及自己。算是快樂的結尾,主角最後領悟了這點,告訴自己,能把握的,或者真的就只有/只剩現在了。

那一天你走進了我的生命
謝謝你成為了我的幾分之幾
如果我又更完整一點 也是因為你

如果說,過去不可逆,那我們該如何面對過去早已留下的傷疤與缺口。在故事裡,巧妙的換位思考之後,主角對於過去曾痛恨過的那些人,有了更多的理解。

原來,每個人內心裡,都曾有好多好多真心話沒說出口。真心話像是藏在糖衣裡的藥物一般,聽見這些真心話,就像吃了「心理」的藥,使主角慢慢地和整個家族和解。

在聽見真心話前,必須把那「美好的假象」、社會期待帶來的包袱、阻止家人靠近的「糖衣」處理掉。在華人社會裡,這糖衣不外乎就是「必須完美」、「必須堅強」、「必須聽長輩的話」⋯⋯還有,好多好多必須。雖然糖衣看似美好,卻讓我們的真心更難說出口。

當每個人都能允許自己脆弱時,和解才變得可能。
當每個人都不必假裝自己很完美時,屬於這個家的能量才有機會開始流動。
當每個人都能因為彼此而完整時,家才會是家。

某一天你離開了我的生命
謝謝你曾經是我的幾分之幾
感覺你貼著我胸口呼吸
在那一個回不去的天明

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,無法改變過去已經被安排好的安排。雖然愈長愈大,我們的執念變得更多。但或許,真正的長大更像是不斷的放下,而非拿起。小時候建立起的種種印象與劇本,或許長得夠大之後,才有機會感受到裡頭傷痛有多深。但也正是因為長大了,我們更有力量解構、再建構出新的自己。
我的幾分之幾
你終於還是離開我的生命
留下每天都在變老的我
請記得我曾經愛過(詞曲/盧廣仲)
 
不管和解還是不和解,都記得,把自己照顧好。
不管和解還是不和解,都記得,對方跟自己一樣並不完美。
即便這樣,也真的沒關係。


我們唯一能改變的,就只有自己、只剩自己,此時此刻的自己。
不過,一旦認清這件事之後,我們反而會變得很強壯、很勇敢。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《人生好難:厭世代靠北人生指南》:給每位苦悶上班族的同理心

我真的要唸心理系嗎:給高中職生的心理學書單(2018年更新)

正念如何從「神秘」走向「科學」,讀《平靜的心,專注的大腦》